学会研究
 
电话:0351-7139707
邮编:030006
地址:太原市小店区南中环街200号企联大厦26层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会研究 >> 学会研究
生态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的路径研究
发布日期: 2012-12-29                             来源: 
 

苑琳,牛芳

(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 030006,山西省委党校 030006

 

摘要西方的环境危机触发了绿色生态运动,生态运动产生了可持续发展理念。生态文明是指人类遵循人、自然、社会和谐发展这一客观规律而取得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总和;是指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持续繁荣为基本宗旨的文化伦理形态,它将使人类社会形态发生根本转变。本文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势和全局分析,提出抓住当前经济发展机遇必须在战略全局上实施生态优先原则的理论观点,推动生态文明和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生态文明 可持续发展 生态优先原则

 

西方的环境危机触发了绿色生态运动,生态运动产生了可持续发展理念,可持续发展集中体现于生态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中。经济增长、社会公正、环境保护是世界可持续发展的核心。

生态文明是指人类遵循人、自然、社会和谐发展这一客观规律而取得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总和;是指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持续繁荣为基本宗旨的文化伦理形态。它将使人类社会形态发生根本转变。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建设生态文明,基本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倡导生态文明建设,不仅对中国自身发展有深远影响,也是中华民族面对全球日益严峻的生态环境问题作出的庄严承诺。

人类文明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原始文明。约在石器时代,人们必须依赖集体的力量才能生存,物质生产活动主要靠简单的采集渔猎,为时上百万年。第二阶段是农业文明。铁器的出现使人改变自然的能力产生了质的飞跃,为时一万年。第三阶段是工业文明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开启了人类现代化生活,为时三百年。从要素上分,文明的主体是人,体现为改造自然和反省自身;从时间上分,文明具有阶段性,如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从空间上分,文明具有多元性,如非洲文明与印度文明等。

自工业革命以来,面对着物质匮乏和急迫的经济问题,再加上盲目认为资源和环境无限可用的观点事实上占据着支配地位,经济优先也就成为再自然不过的“公理”。直到今天,尽管发达国家物质生活已经相当富足,相当多的发展中国家也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同时全球资源在加速耗竭、环境容量已达极限,但为了短期、局部的经济效益而牺牲生态效益的行为仍然大行其道,生态文明和可持续发展受到严峻挑战。

1 可持续发展与生态优先原则

生态优先原则是针对现实生活中通行的经济优先原则而提出的,是指“人类经济活动的生态合理性优先于经济与技术的合理性”。展开来看,我们认为它具体包含生态规律优先、生态资本优先和生态效益优先三大基本原则。其核心是建立生态优先型经济即以生态资本保值增殖为基础的绿色经济,追求包括生态、经济、社会三大效益在内的绿色效益最大化,也就是绿色经济效益最大化。(见图一)

 

 

1:生态优先原则示意图

 

 

 

 

 

 

 

 

 

 

 

 

 


生态规律具有优先于经济社会规律的基础性、前提性地位。人类的任何活动都必须遵循生态系统的平衡和自然资源的再生循环规律。人类在进行经济、政治、科技、文化等等所有社会活动时,都要首先考虑到生态规律的要求,遵循而不是违背生态规律。当经济社会规律与生态规律,市场原则、科技原则、政策制度原则等与生态保护发生冲突时,要服从生态规律和生态保护优先原则。(见图二)

2

 

 

 

 

 

 

 

 


从资本结构的角度讲,在构成当代经济发展基本要素的物质资本、知识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生态资本之间,生态资本的保值增殖从根本上决定着其它资本的保值增殖,同样具有基础性、前提性地位,因此必须优先考虑和保证。生态资本是指不断自我平衡和自然进化的地球生态系统,特别是作为人类生存发展直接支撑系统的水圈、大气圈、化石资源圈、土壤圈、生物圈系统。生态资本保值的基本含义是生态系统的保护和修复,生态资本增殖的基本含义是生态系统持续不断的自然优化和协调发展。从人类当代经济活动的效益结构角度判断,在经济、社会、生态三大基本效益之间,生态效益已经突出为最具决定性、最应该确保的优先效益,当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发生无法调节的根本性矛盾冲突时,就必须果断舍弃一时的经济效益,坚决保护更为根本和长远的生态效益。(见图三)

3

 

 

 

 

 

 

 

 

 

 

 


2 生态优先理论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关系

生态优先理论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不矛盾,主张生态优先理论的实质和根本诉求,是反对以传统发展模式的经济建设为中心,主张以生态优先理论为前提的绿色经济建设为中心。生态优先理论与“发展是硬道理”也不矛盾。生态优先理论不是不要发展,而是要求坚决彻底地改变“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益”的传统发展模式,强烈主张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又好又快并且可持续的科学发展。生态优先理论呼唤尽快走出传统发展模式的“黑色陷阱”,主张以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社会和谐、持续发展的绿色经济取代那种造成严重生态危机的传统工业经济,致力于推动传统工业文明转向新型知识化生态文明。

生态优先原则是转变增长方式迫切的内在要求。实行生态优先原则刻不容缓、正当其时。实施生态优先原则的现实根据,就是传统工业化模式严重浪费资源、破坏环境,使我国提前遭遇到了资源环境极限  长期的传统工业化模式,导致资源的浪费性使用和加速枯竭,自然资源匮乏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制约因素之一。建国60年来,我国的GDP增长了10多倍,矿产资源消耗则增长了40多倍。全国600多座城市中有400多座缺水,其中100多个城市严重缺水。环境的破坏性使用和趋于日益恶化,使环境的承载力达到极限,生态环境恶化将是21世纪我国生存发展面临的最严重危机。严重不合理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还引发了严重的现代病,损害了人自身的健康,严重破坏了人自身的生理生态即人体生态。应该清醒地看到,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资源基础、环境基础已经出现了严重危机。如果不予以重视和切实解决,不仅民族复兴大业难以实现,就连民族的持续生存都无法维系。在危及民族生存发展根本基础的生态危机面前,我们已经没有时间继续走“先污染、后治理”或“先经济、后生态”的发展道路,必须断然改变不顾资源环境代价、只讲经济效益的传统发展模式,坚决把克服生态危机、恢复生态平衡放到发展的首位,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合理消费、社会和谐的科学发展之路。

3 生态优先原则的机制与操作路径

为了摆脱传统工业文明造成的生态危机,人类社会正在全力推进绿色经济发展。绿色经济的兴起与演进,是由生态系统、经济系统、社会系统的现实水平、内在发展规律及其相互作用决定的,是三大系统发展新阶段的基本规律即“生态-经济-社会”系统协调统一规律所决定的,是这一规律开始发挥主导作用的结果。在三大系统协调统一发展过程中,生态系统及其基本规律具有基础性、决定性地位,它是经济社会系统及其规律存在和发挥作用的根本前提。生态系统及其基本规律的基础性、决定性地位,决定了生态系统不断价值化(不断显示出巨大的生态经济价值)、要素化(生态价值不断内化为经济系统的基本要素)、资本化(内化的生态价值成为生态资本)和基础化(生态资本及其保值增殖成为人类经济社会活动的决定性基础和前提)。(见图四)

 

4

 

 

 

 

 

 

 

 

 


绿色经济的资本结构不同于以往的经济形态,是以生态资本为前提和基础、知识资本为主导和关键、物质资本为支撑和杠杆、社会资本为保障和助力的新型经济形态。在四大资本之间,生态资本是最基础的资本。物质资本的损耗可以再生出来,知识资本实际上内生于人的智力中,社会资本通过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调整可以恢复。但是作为生态资本物化形态的生态系统,其平衡和自我恢复能力一旦被严重损害就很难人工修复,甚至造成不可逆转的毁灭性灾难,具有明显的不可替代性。生态资本的丧失会使其它资本失去依托,变成空中楼阁。在绿色经济体系中,生态资本的地位和作用明显优先于其它资本;生态资本的保值增值因此也具有优先于其它资本保值增值的地位。

在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历史新时期以后,人民利益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生态利益的地位日益突出,已经到了必须实行生态优先原则的时候人民利益包括经济利益、生态利益、社会利益、精神利益、政治利益等等主要利益,不同时期各种利益的地位作用也不同。在已经达到总体小康生活水平的条件下,生态利益就成为最根本和最重要的利益,也是普惠式利益,是生态公平的根本保障。从总体上看,舍弃一些经济利益只会一时影响部分人的物质富足程度,但是如果舍弃生态利益则会损害全民族的根本和长远的生存基础。生态优先原则已经具有了付诸实践的基本条件,生态资本的保值增殖与可持续开发利用也应成为判断是非成败的一个优先标准,其路径实现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1、转变发展模式,走集约化、知识化与生态化有机结合的经济发展道路。形成生态与经济相互协调的现代经济发展模式,是实施生态优先原则的根本措施。这包括大力发展循环经济、积极推进生态农业和清洁生产、积极推进现代绿色服务业。这种新型生产方式既可以最大限度的节约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实现最大的生态利益;又可以用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经济产出,是一种高效的经济发展模式。

2、生态资本是绿色经济的基础,也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基础和生命线。因此要设置保护生命线的“绿色高压线”,谁危及或破坏生命线,就必须受到应有惩罚。要加快制定和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依法对产品生产、流通、消费的全过程进行绿色监管,严格控制和禁止高消耗、高污染、质量低劣、不符合生态安全和卫生标准产品的生产与消费。

3、实施外部成本内部化,坚决开征环境税、资源税把包括资源环境在内的生态系统价值化、资本化和内部化,是解决传统发展模式弊端的根本出路。通过对污染者征收高额税收,可以在成本制约下促使企业主动寻求高效节能的技术模式;通过适当取缔严重浪费资源的高消费,提高消费者的消费成本,可以有效扼制高消费行为。在这种机制下,经济利益会逐步转化为生态利益。必须运用市场、法律、政策等综合手段,坚决把生产者转嫁给社会的生态成本内化为其私人成本,迫使企业不得不进行技术创新和经济转型。尽快完善和坚决执行排污收费制度,提高收费标准特别是罚款标准,罚就罚到伤筋动骨直致倾家荡产,罚就罚到丢官失爵,使污染者不敢造次铤而走险。

4、建立效益协调机制,尽力化解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的矛盾。当采取绿色经济模式,实现了两种利效益的统一时,进行积极有效的绿色激励。当经济效益滞后于生态效益时,采取超前补偿政策。当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在利益主体上出现分离时,进行合理的转移支付、生态补偿。当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对立冲突、无法协调时,按照生态优先原则进行取舍。

 

参考文献:

1罗马俱乐部《增长的极限》1972年。

2、《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宣言》(简称《人类环境宣言》或斯德哥尔摩宣言)1972

3、联合国《世界自然宪章》1982

4、,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里约地球峰会《21世纪议程》、《生物多样性公约》和《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2

5、刘思华:《生态本位论》,见《刘思华文集》,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5月第一版,第493494页。刘思华:《现代经济需要一场彻底的生态革命》,《生态经济通讯》 2003年第12期,(总第151)

6、崔树民、姜艳生、刘锦春主编:《太原市绿色转型年度报告》(2009),山西出版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0年第一版。

山西省生产力学会  版权所有
太原市小店区南中环街200号企联大厦26层   邮政编码:030006